创设工程施工合同胶葛模范案例领悟

  • A+
所属分类:建设工期
Tag: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典型案例分解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案例分解 第一节 工程施工合同效力 一、施工合同无效 ◆ 案例一
创设工程施工合同胶葛模范案例领悟

创设工程施工合同胶葛模范案例领悟

  

创设工程施工合同胶葛模范案例领悟

  

创设工程施工合同胶葛模范案例领悟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典型案例分解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案例分解 第一节 工程施工合同效力 一、施工合同无效 ◆ 案例一 于萍、吕禹昕、吕家麒、吕坤、冯聪、吕飒与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政府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案 来源: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网,依据判决书整理(本案案号[2001]沈民初字第 54 号) 原告:于萍 吕禹昕 吕家麒 吕坤 冯聪 吕飒 被告: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政府 原告诉称,吕洪杰(系于萍的丈夫,吕禹昕、吕家麒、吕坤、冯聪、吕飒的父亲,于 2002 年 5 月 8 日病故)与被告所属的沈阳市大东区建民小区联建办公室于 1994 年 3 月订立一份 口头协议,约定由吕洪杰承建沈阳市大东区东祥小区综合办公楼工程,包括住宅、网点及办 公楼三部分,总面积为 15,090 平方米,按二级取费标准计算。按约定吕洪杰组织人员进行 了施工, 至 1996 年末工程完工 。 按沈阳市建筑工程预算审查中心对双方争议的工程造价进 行鉴定, 工程总造价为 11,191,823 元, 建民小区联建办公室实际拨付工程款为 7,815,100 元, 尚欠工程款 3,376,823 元至今未付。因建民小区联建办公室是被告于 1992 年 4 月 12 日以沈 大东政办发(1992)22 号文件批准成立的,又于 1995 年 9 月 22 日以沈大东政办发(1995) 45 号文件撤销,因而该欠款应由被告承担,故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尚欠的工程款并赔偿利息 损失。 被告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政府未予答辩。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 吕洪杰为原建民小区联建办承建综合楼的事实存在, 但吕洪杰作为无 建设工程施工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及相应资质的自然人, 承建该项工程, 双方行为违反了法 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确认为无效,造成本案纠纷,双方均有责任。鉴于该工程已 实际建成,双方业已对工程造价经核算确定为 9,635,988 元,应按此金额结算。对于建民小 区联建办已付工程款、材料款,原告已自认无争议部分为 7,815,249.60 元,但对建民小区联 建办已经支付的税金 32,400 元, 水费 2 万元, 电费 415,437.28 元, 以房屋及车折款 50 万元, 原告虽不予认可,但税金、水、电费系属实际发生,理应由原告承担的款项,而以房屋及车 折款 50 万元原告已承认系折抵其先行垫付的工程款,应视为建民小区联建办的投入,故以 上款项合计为 8,783,086.88 元应为建民小区联建办已付工程款的金额。综上,原建民小区联 建办尚欠原告工程款 852,901.12 元应给付原告, 并赔偿原告利息损失。 因原建民小区联建办 系被告开办并已撤销的不具备法人资格的临时机构, 故对该笔债务应由被告承担。 吕洪杰因 病死亡后,应由其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即六原告继承。 ◆ 案例二 兰太公司与鑫蓝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2004 年 5 月 6 日,兰太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兰太公司)与鑫蓝建筑公司(以下简 称鑫蓝公司) 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 由鑫蓝公司承建兰太公司名下的多功能酒店式公寓。 为确保工程质量优良,兰太公司与天意监理公司(以下简称天意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监理 合同。 合同签订后,鑫蓝公司如期开工。但开工仅几天,天意公司监理工程师就发现施 工现场管理混乱,遂当即要求鑫蓝公司改正。一个多月后,天意公司监理工程师和兰太公司 派驻工地代表又发现工程质量存在严重问题。天意公司监理工程师当即要求鑫蓝公司停工。 令兰太公司不解的是, 鑫蓝公司明明是当地最具实力的建筑企业, 所承建的工程多数质量优 良,却为何在这项施工中出现上述问题?经过认真、细致地调查,兰太公司和天意公司终于 弄清了事实真相。原来,兰太公司虽然是与鑫蓝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合同,但实际施工人是 当地的一支没有资质的农民施工队(以下简称施工队) 。施工队为了承揽建筑工程,挂靠于 有资质的鑫蓝公司。为了规避相关法律、法规关于禁止挂靠的规定,该施工队与鑫蓝公司签 订了所谓的联营协议。协议约定,施工队可以借用鑫蓝公司的营业执照和公章,以鑫蓝公司 的名义对外签订建设工程合同;合同签订后,由施工队负责施工,鑫蓝公司对工程不进行任 何管理,不承担任何责任,只提取工程价款 5%的管理费。兰太公司签施工合同时,见对方 (实际是施工队的负责人)持有鑫蓝公司的营业执照和公章,便深信不疑,因而导致了上述 结果。 兰太公司认为鑫蓝公司的行为严重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和相关法律规定, 双方所签订 的建设工程合同应为无效,要求终止履行合同。但鑫蓝公司则认为虽然是施工队实际施工, 但合同是兰太公司与鑫蓝公司签订的,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均应继续履 行合同;而且,继续由施工队施工,本公司加强对施工队的管理。对此,兰太公司坚持认为 鑫蓝公司的行为已导致合同无效, 而且本公司已失去了对其的信任, 所以坚决要求终止合同 的履行。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兰太公司遂诉至法院。 法院经审理查明后认为, 被告鑫蓝公司与没有资质的某农民施工队假联营真挂靠, 并出 借营业执照、公章给施工队与原告签订合同的行为违反了我国《建筑法》 、 《合同法》等相关 法律规定,原告兰太公司与被告鑫蓝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合同应当认定无效。 ﹡评析 上述案例认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的基本依据是 《合同法》 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 即“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 “行为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意思表示真实;不违反法律和社会公共利益”是合 同生效的一般要件, 同样也是衡量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是否生效的基本标准。 基于建设工程施 工合同的复杂性以及对社会的重要性,依照法律、行政法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生效对合 同主体要求有具体规定,其中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承包人应具有承包工程的施工资质。 《建筑法》 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 “禁止建筑施工企业超越本企业资质等级许可的业务 范围或者以任何形式用其他建筑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典型案例分解_建筑/土木_工程科技_专业资料。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典型案例分解